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网站导航

新型学徒制全面推行 职教改革亟待打通产教“二脉”

发布时间:2018-11-24 所属栏目:行业资讯

关于职业教育方面的政策文件正在密集出台。

11月21日,三部委召开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工作电视电话会。此前,人社部、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的意见》。11月20日,《北京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行动计划》正式发布。

不久之后,一份职业教育改革的顶层设计也将正式出台。11月14日召开的中央深改委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此前介绍,文件出台后,还将召开会议全面部署职业教育改革。

目前,职业教育改革已刻不容缓。上述电视电话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工作面临着技能人才短缺的现实问题。在这背后,是高职高专院校、中职学校持续多年的招生难。

王继平11月21日撰文指出,职业教育发展需进行“三个转变”:要努力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方式由注重规模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办学模式由参照普通教育向产教深度融合的类型教育转变、办学格局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一管理社会多元办学转变。

职业院校结构性招生难

2018年高考过后,广西高职高专招生计划为13.3万余个,但实际只录取10.8万人。全国范围内,专科招生都在日渐式微,这与近年来高考生源减少、本科高校扩招有关。

数据显示,江苏生源自2009年起以每年约3万人的幅度持续递减,高考录取率则连年上升,2017年达到91.91%。高等教育尤其是高职教育,逐渐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江苏在本科院校基本完成招生计划后,高职院校校均生源数已不足1000人,完成招生计划的高职院校极少。

这种情况下,很多专科大学只能在8月录取完成后再进行一次补录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成都市一所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的招生计划共2200人,但降分补录计划多达450人。

据统计,陕西省2017年专科分类考试招生下达计划92065名,正式录取仅53266名,计划完成率57.8%。62所参加了分类考试招生工作的院校只有8所院校完成了招生计划,40所院校计划完成率低于50%。

中职学校同样存在招生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到的一份调研报道显示,四川省某农业县一所职业中专学校共有学生1083人,而几年前在籍学生还有四千多人。其中2017级518人,2016级495人,但2018级人数锐减为70人。

这与当地人口外流有关。该县总人口有约28万,且距成都市区仅一小时车程,许多青壮年劳动力带着孩子一同外出打工。

招生减少,让学校结构也发生变化。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有1388所专科高校。过去十年,本科高校与专科高校占比已经从39.1%与60.9%调整至47.6%与52.4%。很多专科大学希望升为本科,抹去名字中的“职业”。教育部2018年公示的21所“新设本科学校”中,有16所学校原为“职业”或“职业技术”学校。

数据显示,中职学校规模也一直处于稳步减少的状态,2010年至2017年,中职学校由1.45万所减少至1.09万所。

“这并不是坏事,就是要让办学质量差、招生少的学校被淘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方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高职院校生源必然出现两极分化,办学实力强的学校,就业率较高的专业生源质量高,生源充足。反之,那些办学质量较低,学校布局偏僻的院校将会出现生源危机。”兰州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院长李硕豪说。

但李硕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总体来看,中国高职院校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出现因招不到学生而关门的窘境,因为,2020年普及高中教育以后,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强烈愿望,生源十分丰富,预计到2034年将有7000万大学生,高职院校前景广阔。

打通不同教育体系“立交桥”

“我觉得今后职业高中学生的升学渠道将会大大拓宽,进入本科院校的人数会逐年增长,这会是改革的方向。”四川省一所中职学校的教学负责人告诉记者。

现实中,职业高中学生考取本科高校受到指标、专业等制度限制。上述调研报告显示,汽车维修专业的中职学生如想升入大学,必须重读机械加工类专业,或在高三时强化机械加工方面的课程,否则无法直升本科。

这是因为专科层次的职业教育专业目录与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尚未匹配。前者主要是以产业、行业分类为主要依据,分为19个专业大类,而后者主要还是依据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分为12个大学科门类。

据介绍,2017年,四川省中职生高考名额仅2500个,全省仅有435个机械类专业升学名额,其中汽车相关专业仅有2个名额。

“我觉得应该推动整个教育体系变得更加开放,让学生能够在不同的教育体系之间流动。哪怕一个学生在高中阶段选择了中职学校,但是如果想去高考,他也可以去参加高考。或者说一个学生上了高职院校,有一天想去读本科,他也能去读本科。反过来也是一样。”方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目前有些流动是顺畅的,比如普通高中的学生,可以去读中职或者是高职。但是另外一条路就不是那么的顺畅。我认为要打通不同教育体系的隔阂,因为人的需求是多层次、多元化的,社会的发展对人的技能、能力的需求也是多样化的。”他说。

推动产教深度融合

对于职业教育下一步的改革,王继平在11月7日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职业教育既不能普教化,也不能技能化,要育训结合。充分发挥职业院校的作用,把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包括培训共同做起来,直接面向经济建设第一线。”

王继平11月21日撰文指出,要完善行业企业参与办学的体制机制和支持政策,支持建设一批产教融合型企业,推动企业深度参与职业教育,形成多元化办学格局。

“我们近期去浙江省考察,即使在产业技能人才缺口比较大的地区,很多职校毕业生也没能被推荐到好的企业工作,因为学生的技能没有与企业无缝对接,校企合作没有让企业真正参与人才培养。”上述中职学校的教学负责人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到调研报告显示,被调研的西部地区三所中职学校,其校企合作模式限于实习、就业、订单班、设备捐赠等,合作办学、联合培养的情况比较少。

报告认为虽然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但是对具体操作方法和流程、标准无具体指导,学校在操作中无例可依,还需慢慢探索。

调研人员还告诉记者,对于引入企业力量进入学校,学校也有一些顾虑,公立学校是非营利的,而企业会更多考虑利益,为了缓解这个冲突,学校往往要多次筛选、磨合,才能找到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

行业学院作为新的职业教育办学形式,正在破解产教深度融合方面进行探索。

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邓志新介绍,行业学院的实现方式为:通过行业协会的积极参与,学校和企业共同设计行业课程,应用于学生实习过程中,边做边学。行业学院是在学生完成专业基础和专业技术课程后,加入1-2年的行业培训,以行业真实项目为依托进行职业技能培训。

“这是一种新趋势,高职和技术型本科高校都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有利于培养工匠人才。”李硕豪认为。

浙江树人大学官网信息显示,这所民办大学已成立了9个行业学院,包括与树兰(杭州)医院共建的树兰国际护理学院、与会稽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共建的绍兴黄酒学院、与华为公司共同举办的华为ICT学院等。

这些行业学院有的是虚拟机构,针对市场变化推出“随行就市”的培训项目。比如浙江树人大学经过调研后发现,浙江省目前已有近千家新三板上市公司,证监会有许多强制性的工作规范要求,但市场这方面人才极为匮乏。

该校同花顺金融信息服务学院开设了信息披露专员培训班,面向投资学等实体专业的学生,由企业董秘、会计师事务所和律所的合伙人、证券公司高管及校内教师组成教学团队。

王继平指出,要按照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推动职业院校办出类型教育的特色和水平。

校园风采展
  • 师生协力创辉煌
  • 计算机实训中心
  • 飒爽英姿-军训
  • 公益活动
  • 学生认真上课
  • 校门
  • 学校体育场
  • 学校图书馆
  • 校园一角
  • 学校体育馆
关闭
24小时电话:15254050428